当前位置:

炸麻叶:此情可待成追忆

日期:2020-03-25 来源:荆州日报

农历腊月,虽未闻及鞭炮声,但从人们匆匆的步履中,可以看出“忙年”的端倪,年愈来愈近了。

小孙女小芒果坐在沙发上,把玩着“汪汪队”六只毛绒小犬,口中朗诵着她妈咪教的儿歌:“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腊八粥,喝几天,哩哩啦啦二十三。二十三,糖瓜粘……”糖瓜粘,不就是丰收后的北方乡村蒸制、油炸甜食吗?喃喃儿歌催生了渐浓的年味。

小时侯,腊月二十八这个已近年根的日子,老爸老妈都会忙碌一番。计划经济时代,票证购买的年节点心早已被我和弟弟“偷吃”告磬,只得自家炮制油炸面点,惟麻叶工序不繁,自然成了家中过年必备的小吃。

老爸舀出面粉,掺入一点芝麻与少许食盐,加入清水搓揉面团,擀成宽大面皮然后切成寸段小条。母亲在灶台燃烧起熊熊火焰,积攒的菜油倾尽入锅,麻叶在沸油中翻腾,陈阵麻香扑鼻而来。火光映照着爸妈忙碌的身影。我和弟弟也揪下面团,揑成动物形状丢入油锅之中,“小狗小猫小鱼儿”在油锅之中炸得金黄喷香,这种家庭料理的麻叶点心和我们的“杰作”,真是好吃极了,过年,是我们最为快乐的时光。

其实,票证也可在副食商店买到麻叶,不过它的名字很荆沙,称之“kao饺子”,食品厂则叫“甜翻三”。这种令人费解的名字,可能出自它的工艺。面皮从中切缝,两端面皮从切缝中穿出,形成纽结花式,油炸后芝麻均匀散布在金黃叶片上,口感酥脆,尤其是砂糖和面浓厚甜蜜冲击味蕾,麻叶真是好东西。

光明荏苒,一晃50多年过去了,麻叶已不再是过年的必备吃食,一代风流的麻叶竟在20世纪的高档美食中败下阵来。

年节总是唤起尘封的记忆,我在脑海中搜索着父母的厨艺,仿效父母的手法油炸麻叶,一番折腾之后,居然又尝到了儿时的味道。父母已先后作古,他们的一生是那么勤劳却又那么清贫,与中国众多老人一样,夏日一把蒲扇纳凉,冬季一提火篮取暖,含辛茹苦抚养我们,默默奉献不求回报。

麻叶拿在手中,泪水夺眶而出,小芒果不知就里,停下手中游戏惊诧地问道:“爷爷怎么啦?”我告之:“油烟熏着啦。”小芒果稚嫩的朗诵又在耳边回响:“腊月二十三,糖瓜粘!”(作者系红彩会知名自由撰稿人)